西安市民十個月取不出亡父公積金,應銀行要求無奈起訴外公

2019年6月24日09時03分內容來源:中國之聲


距離自己的父親去世已經一年多,陜西的樊女士費勁周折,終于將父親留下的住房公積金取出。



此前,樊女士的父親突發疾病去世,父親單位的同事告訴她,有一筆住房公積金可以從銀行提取。沒想到,開了一堆證明,銀行卻不予提取,出于無奈,樊女士甚至將自己的外公訴至法庭。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點擊音頻,更多精彩


為取出父親留下的公積金 卻要將外公訴至法庭


西安市未央區法院承辦法官林娜昨天接受中國之聲采訪時說,今年四月,樊女士因財產繼承的問題將自己的外公訴至法院:


林娜:“她起訴說多次到銀行辦理未果,因現在涉及繼承分割事宜,就是她父親繼承分割事宜,故起訴他外公和她兩個舅舅。我當時心想,我說她取她爸爸的住房公積金,為啥把她外公和舅舅起訴了呢?”



樊女士告訴承辦法官,2018年4月,她的父親突發疾病去世,父親單位的同事告訴樊女士,父親還有一筆住房公積金可以從銀行提取。憑借單位出具的《住房公積金》證明,她前往西安市新城區某銀行準備提取,但銀行要求她提供自己是唯一合法繼承人的證明。


“當時就出具了一個就是爺爺奶奶證明親屬關系及死亡證明,我也問過小姑娘,你還有沒有叔叔、伯伯之類的,就是你父親那一系,她說沒有,我這兒有一個派出所(出具的)我爺爺奶奶只有我爸爸這一個的獨生子女的證明。”


樊女士介紹,她的奶奶、爺爺、媽媽都已相繼去世,但出具了相關證明和獨生子女證存根復印件之后,銀行還是不予辦理,原因是住房公積金屬于樊女士父母的夫妻共同財產,而樊女士的外公還在,外公也可以作為繼承人領取,她必須提供外公放棄繼承的聲明。在法院聯系被告的過程中,樊女士的外公說,自己不僅提供了聲明,此外,還按照銀行要求,先后做了兩次公證:


“她外公就把這事兒,就是陪這個娃去了七八次銀行取不出來說了一下,開這個證明、那個證明,最后還是不行,銀行說你外公的這個沒有證明力,你們到法院要出一個裁判文書。”


無奈之下,樊女士只能將外公起訴至法院,同時為了法院方便聯系老人,被告還寫上了兩個舅舅。


“因為她外公年紀大了,為了法院聯系方便把兩個舅舅也寫上了,說明之后,就沒有起訴她舅舅了。”



律師:銀行對法律誤讀或擴大理解 造成不便



我國《繼承法》第十條規定,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第一順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順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繼承開始后,由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第二順序繼承人不繼承。林娜認為,樊女士和其外公已經在公證處出具公證書,其外公已經放棄了繼承的權力,案件主體是不合格的。


“她外公已經放棄了這種繼承,他做了這樣的公證,從我們法院的角度就沒有訴的主體了。如果說當事人繼承人在繼承開始以后,書面且經有公證效力或者其他法律效力的聲明,或者是到法院來說明不參加訴訟,不繼承遺產的分割。法院不可以列他為當事人,她外公都不用列了,就沒有被告了,案子就不存在。”



承辦法官林娜介紹,在法院進行解釋之后,樊女士撤訴,同時與銀行再進行溝通,在銀行要求下,樊女士又出具了一份自己是父親唯一繼承人的聲明。


“小樊最后說,銀行法務讓她出了個證明,就說我父親誰誰在某銀行留有的住房公積金,我作為我父親的唯一合法繼承人,現來領取,如果以后出現其他繼承人來領取,主張該住房公積金,我自行承擔后果,與你們某某銀行沒有關系。”



目前銀行已經通知她通過審核,讓她取回父親的公積金。合法繼承公積金,卻為各種證明奔波近一年,是銀行必須如此審核提取人資格還是過當要求?


北京國浩律師事務所律師楊琨:“我認為銀行不當的提高了證明標準和證據標準。從法律上在繼承法里邊已經明確規定了繼承人的順位,而且也規定了就是在第一順位繼承人都存在的情況下,第二順位繼承人是不參與繼承的。已經有非常明確的這種規定,樊女士也提供了在第一繼承人中,有效的繼承人只有自己,這個就已經可以了。”



北京廣衡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趙三平認為,銀行客觀全面地審核提取人的資格是應該的,但是不能過度:


“她外公放棄的這個公證書做了以后,銀行必要的審查義務是應該盡到的。這個銀行可能就這個具體辦事的工作人員的認識問題才導致當事人出現這么多的周折。還是具體辦事的人,對法律的誤讀或者是擴大的一種理解。”



記者:周益帆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